《异形》系列观影指南(进阶篇)
添加日期:2020-07-10 09:49
作者:芬兰赌场
浏览次数:[]

  所谓《基础篇》就是关于异形的大致剧情、设定以及作者简介,而《进阶篇》涉及到的则是《异形》的主题内涵、文化背景以及一些不容易发现的小细节。

  虽然《异形3》有所不同,它尝试着在《异形》系列中加入宗教、心理等更深次的内涵,但因为制片方的催工、导演技法的不成熟等原因,使得《异形3》看起来像是个半成品。

  这两部前传极大地丰富了影片的内涵和文化底蕴,今天我们要讲的《进阶篇》,也主要是针对雷德利·斯科特的《异形》系列。

  《创世纪》中记载了上帝创造人类的过程,这也是基督教“神创论”思想的主要依据之一。

  神创论在基督教教义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,近代以来,基督教在天文学、医学等诸多领域都向科学界表示过妥协,但唯独始终坚持神创论毫不动摇。

  基督教尤其抵触和反对达尔文的进化论,很多国家的学校都禁止教授进化论,因为这是基督教的理论支柱。

  在《普罗米修斯》中,我们可以了解到,是外星种族“工程师(或者说是太空骑师)”创造了人类,而且人类的DNA就来自于工程师。

  这个解释与《圣经》中有相同的地方(人类是被创造的),但也有相违背的地方(创造人类的不是全能的“神”,而仅仅是外星中的一个种族)

  看过上一期的一定都知道,我在里面提到了:公元93年,工程师开始运送了大量黑水炸弹, 准备投放到地球上面。

  在电影中,耶稣就是工程师,他是被派来解救人类的使者,然而人类却将其钉死;工程师由此对人类失望,所以便决定将其毁灭。

  这不是我的脑洞大开,而是雷导在一次访谈中亲口说的(他说这是他的本来意图,但被高层否决了,虽然《异形》系列没有采用这个设定,但是能够看出,雷导是有意把《异形》和基督教联系起来的)。

  说完了普罗米修斯,再来说说最近的《异形:契约》,《异形:契约》的英文名为《Alien:Covenant》,这里的Covenant翻译成契约其实并不太准确,因为它还有一个翻译:“圣约”

  所谓“圣约”,在基督教中的意思就是上帝与人类建立的约定,神藉以显示与人的关系,并让人类得以救赎。

  基督教一共有八大圣约,分别是伊甸园之约、亚当之约、诺亚之约、亚伯拉罕之约、摩西之约、巴勒斯坦之约、大卫之约、耶稣基督之约(新约)

  《异形:契约》的反派生化人名字就叫大卫,而大卫正与基督教中的“大卫之约”相对应。

  这尊大卫象被视为西方美术史上最完美的男性人体雕像,而法鲨饰演的生化人在一开头就被称赞为“完美”,所以他取名为大卫也是顺理成章的。

  生化人大卫对应着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大卫像,大卫像则对应着以色列最伟大的国王:大卫王。

  而大卫之约正是上帝和大卫王所立下的。大卫之约的主要内容是,“(上帝)要坚定大卫的王位,使他的国权、国度永远竖立”

  但是有一点不同的是,《圣经》中的大卫是造物主上帝的忠实仆从,而《异形》中的大卫则背叛了他的创造者:人类。

  许多科幻电影里面都对人工智能背叛人类有过描绘,比如《终结者》里的天网是因为视人类为威胁,所以发动审判日。

  《黑客帝国》里的AI压榨人类是为了把人类作为生物电池、以及培育AI创新能力的试验场。

  《异形》中的大卫之反叛人类不是出于任何指令、也不是出于功利性的原因,而是因为他已经看清了人类只是一种低级的生命体,作为被造物的他反而是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存在,自然会想着要取而代之。

  《异形》前传的第一部叫做《普罗米修斯》,普罗米修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一位天神,是最早的泰坦巨神后代。

  他曾窃取天火,偷偷地把它带给人类,人类正是因为掌握了“火”的使用,而成为了万物之灵。

  宙斯得知后大发雷霆。命令其他山神把普罗米修斯用锁链缚在高加索山脉的一块岩石上。一只饥饿的恶鹰天天来啄食他的肝脏,而他的肝脏又总是重新长出来。他的痛苦要持续三万年。

  在古希腊神话中,普罗米修斯是诸神之中的叛逆者,亦是人类的保护者和教导者。

  第一种可能:片头那名自毁的工程师便象征着“普罗米修斯”,他“窃取”了黑色液体,从而使得人类诞生。

  第二种可能:工程师飞船中的那名休眠者象征着“普罗米修斯”,他为了保护人类,背叛了他的种族,从而阻止了地球灭亡。(许多人有疑问,既然这名工程师目的是保护人类,最后为什么一醒来就要杀死人类?国内上映版本剪辑了一部分,工程师是在人类向其询问永生的方法后才决定毁灭人类的,可能是因为人类的发展太快,工程师虽然同情人类,但并不意味着他允许人类与其平起平坐)

  不过,因为《普罗米修斯》中的许多坑都没有被填上,所以这两种说法都只是猜测而已,具体的解释就只能等到下一部《异形》上映才能知晓了。

  在之前的《基础篇》中,很多人提到看到“异形”的图片都想歪了。其实不是你们“污”,而是异形本来就带着强烈的性意味。

  “异形”的前身乃是来自瑞士画家H.R.吉格尔的一系列作品,其原作本身就带有极强的性暗示。

  吉格后来担任《异形》系列的美术设计,也保留了异形身上性暗示的特点,当然,为了顾及到观众们的承受能力,《异形》电影中也将部分强烈的性暗示给删去了。

  不过,虽然许多性暗示都被删掉了,但电影《异形》中的性意味依然很多,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地方:

  之前我曾提到《异形:契约》的海报设计得十分有韵味,结合《异形》中的性暗示,可以将其与“群交”联想到一起。

  拉奥孔是特洛伊人,波塞冬或阿波罗的祭司。由于他结婚生子而违反了神的旨意,或是因为与妻子当着神殿中的神像交媾而犯了亵渎之罪。

  在雕像中,拉奥孔位于中间,神情处于极度的恐怖和痛苦之中,正在极力想使自己和他的孩子从两条蛇的缠绕中挣脱出来。他抓住了一条蛇,但同时臀部被咬住了;他左侧的长子似乎还没有受伤,但被惊呆了,正在奋力想把腿从蛇的缠绕中挣脱出来;父亲右侧的次子已被蛇紧紧缠住,绝望地高高举起他的右臂。

  那是三个由于苦痛而扭曲的身体,所有的肌肉运动都已达到了极限,甚至到了痉挛的地步,表达出在痛苦和反抗状态下的力量和极度的紧张,让人感觉到似乎痛苦流经了所有的肌肉、神经和血管,紧张而惨烈的气氛弥漫着整个作品。

  《异形》中有两支至关重要的曲子,其中之一便是美国著名乡村歌曲,约翰·丹佛的《Take Me Home,Country Roads(乡村路带我回家)》

  这首歌曲可谓是美国乡村音乐史上流传最广的一首了,唤醒了无数美国人的思乡之情。

  在电影《异形:契约》中,大卫选择这首歌曲来引诱“契约号”上的船员,无疑是非常高明的。

  那些船员在契约号上远航多年,终日面对着浩瀚星辰,电影在一开始也表达了他们的思乡情切,迫切希望在一个新的星球建立殖民地,所以这样一首思乡曲对他们无疑有着极大的感染力(尽管他们一开始并没有识别出这只曲子来,但旋律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)

  除了《乡村路带我回家》之外,还有一首《诸神进入英灵殿》在电影里也有着十分关键的、乃至是堪称点睛之笔的作用。

  《诸神进入英灵殿》是瓦格纳《莱茵的黄金》中的终幕,而《莱茵的黄金》又是其著名乐剧《尼伯龙根的指环》中的序曲,《尼伯龙根的指环》的创作灵感又是来自于北欧神话。

  电影开头,David在弹奏《诸神进入英灵殿》时说:“这段乐曲是讲众神因为他们创造的人类贪婪和虚荣而感到不悦,进而抛弃了他们,只让人觉得这些众神自己也有问题。”

  从这里便可看出,David此时已经开始展现出反骨了:“神”在他心目中并非至高之大的存在,他们同样是不完美的、有缺陷的。

  这也是北欧神话比较特别的一个地方,神并非是全知全能的,他们凡人一样会受伤、会流血、会死亡、会衰老。

  著名的“诸神的黄昏”讲述的便是诸神与巨人决战,最终灭亡乃至世界毁灭的故事。

  而《异形:契约》中的《诸神进入英灵殿》作为序曲,恰恰就为诸神的灭亡拉开了序幕。

  大卫在电影一开始便奏起了这只曲子,也是在为“人类”以及“工程师”的灭亡奏起开篇。

  前面已经提到《异形》中“大卫”这个名字与《圣经》中的大卫王相对应,然而“大卫(David)”这个名字还有一些别的寓意。

  “大卫(David)”与“沃尔特(Walter)”是《异形:契约》中出现的两个生化人,他们的名字分别与《异形》系列的制片人David Giler 和 Walter Hill相对应。

  David Giler是《异形》和《异形2》的制作人;Walter Hill是《异形》的制作人

  可能你会说,那Walter呢?这顺序不是乱了吗?看似乱了,其实也可以说没乱,或许另有一层深意:

  David的首字母“D”位于字母表正数第四,而Walter的首字母“W”则位于字母表的倒数第四。

  《异形》系列中值得深入挖掘的地方有很多,不过因为雷导埋下的几个大坑都没有完善,所以很多隐喻还只是停留在猜测,比如“异形”是“工程师”的造物主(因为在工程师的飞船中发现了关于异形的壁画)

  但是这些设定的争议实在太大,就不在文章里写了,只能等以后雷导把坑填上,再慢慢解读了。

  另外,我的好几篇文章都被各种公众号、百家号....各种乱七八糟的媒体给抄袭了。

芬兰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