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太空异形进化论
添加日期:2020-12-17 04:43
作者:芬兰赌场
浏览次数:[]

  1902年,在法国导演乔治·梅里爱的《月球旅行记》中,用硬纸板做的火箭一头栽入月球上,从月球中往外看的那张脸上好像涂满了刮胡霜。这部短片可以说是可追溯的科幻片里最“古老”的一部,技法粗糙、笨拙,但效果奇幻迷人。

  在没有特效或者说特效技法不成熟的时代,科幻类型的“未来感”只能靠模型道具、拍摄技巧等手段来呈现。可100多年过去了,写入影史的科幻片经典屈指可数,而真正的杰作至今都难以被超越,像是斯坦利·库布里克的《2001:太空漫游》(1968)、乔治·卢卡斯的《星球大战》(1977)和雷德利·斯科特的《异形》(1979)。

  更加难以想象的是,在詹姆斯·卡梅隆于2010年执导的《阿凡达》所展示的超凡特效技术加持下,如上所述的杰作的续篇,竟然在“致敬”的狂潮中找不出太多的创新性。

  再看世界顶尖电影大师雷德利·斯科特、詹姆斯·卡梅隆、大卫·芬奇和让-皮埃尔·热内过去拍就的《异形》系列,才惊觉在如今看起来过时的类型套路背后,竟潜藏了美国科幻小说及影视几乎全部的遗产。它递出一把钥匙,但我们却没有完全领会其中奥秘,看不到门后面的世界“起源”。

  电影《异形》英文名为“Alien”,直译为外星人,正如老话所说的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,回顾以往的经典外星人形象,一贯以“文化梦魇”的刻板印象存在。它们长相怪异、丑陋,能力神秘而不可预测,站在人类的对立面且极富有攻击性和破坏力,终极目标则是“消灭人类”。

  但好像外星人也没有一个固定形象,没有明确的起源,没有完整的进化史。从1979年开启的《异形》系列,也是在拍完类似

  关于“异形”的电影中,异形官方承认的有六部:雷德利·斯科特执导的《异形》(1979)、《普罗米修斯》(2012)和《异形:契约》(2017);詹姆斯·卡梅隆执导的《异形2》(1986);大卫·芬奇执导的《异形3》(1992);让-皮埃尔·热内执导的《异形4》(1997)。

  《普罗米修斯》→《异形:契约》→《异形》→《异形2》→《异形3》→《异形4》

  关于“异形”的进化,我们主要聚焦的是早期的《异形》四部曲,后来衍生的两部异形前史的电影,完全是另外独立成篇的故事。甚至于一些新奇、快感的拍摄手法和元素,都是之前弃之不用的点子。

  犹记得初代生化人形容异形:我倾慕于它的纯粹,一个生存者,不被良心、悔恨和道德的妄想束缚。显然,懂得利用人性和战术的异形,已经不纯粹了。

  发起《异形》项目的编剧丹·欧班农曾承认:“我没有从谁那里剽窃,我从所有人那里剽窃。”但就是这样一个集大成的”抄袭“形象,直接引发了人类对“异形”的恐惧。

  丹·欧班农曾从1951年的EC漫画《木星种子》中偷师,那漫画只有区区八页。故事始于一个小球在一艘航空母舰上坠毁、破裂,并散出来50来个种子,船上有三个船员,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就恶作剧把一个种子塞进一个船员嘴里。

  毫无疑问,H.R.吉格依托于自己的狂奇想象创造了另一种怪异神话,异形集合了狮子女战神塞赫麦特、巴比伦尼亚神话中的帕祖祖、印度教中的时目女神、中世纪的巨龙、文艺复兴画家希罗尼缪斯·博世笔下的恶魔等等元素,实现了在无意识状态下的综合性创作,使得有着窄长圆滑头壳和黑亮瘦削身体的噩梦般的怪兽得以诞生。

  电影《异形》重点借鉴电影之一,是罗杰·科曼1966年拍的《血腥皇后》。地球接收到外星人发来的求救信号,宇航员们找到信号源后降落在一个小行星上。在一场奇怪的沙尘暴之中,他们进入外星人的船只,发现一个死去的外星人坐在椅子上。可在把外星人带回地球的过程中,外星人渐渐一个个地攻击机组人员,在被灭掉时留下一堆外星人卵。

  从库布里克的《2001:天空漫游》之后,科幻片就进入黄金时代,不少导演拍出了一流作品。《异形》系列就是科幻片类型中诡谲、另类的佼佼者,女性英雄,血腥cult,四部拍下来只有强悍的西格妮·韦弗饰演的女战士艾伦·雷普利贯穿全篇。

  不得不说,艾伦·雷普利这一角色几乎是为韦弗量身定做,因为她高近六尺,根据好莱坞对女主角的一贯审美倾向,很难找到适合她的角色,非常容易压下男主的风头。

  像在《异形4》中,韦弗和薇诺娜·瑞德饰演的美女生化人的对手戏,就激起不少火花。

  雷普利可以说是20世纪70年代女性运动的产物,作为一个勇敢善战的女战士,她同时还具备温柔母性的一面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,再也创造出一个如雷普利一样伟大的女性英雄,如她一样成熟、复杂和有趣的角色。韦弗的幸运不只在于找到属于自己的角色,还凭同一角色与当代最伟大导演之中的四位一一合作,且在不同的“作者性”风格中熠熠生辉。

  詹姆斯·卡梅隆充分发挥了自己对动作戏的把控力,还凭借炫目的特效拿到了奥斯卡金像奖

  热内则延续了自己的诗意现实主义风格,视觉极具创造力,还弥漫着浓郁的黑色幽默感。其中,大卫·芬奇拍摄《异形3》时的导演功力还略显青涩,但他还是创造了新的高潮,将关注视角从异形身上转移到人物的遭遇上。仔细想一想,当一只雌性异形在唯一幸存的女英雄体内成长时,那种恐惧感可比异形在地球上建立殖民地恐怖百倍。

  在杰作中评判谁优谁劣大有吹毛求疵的嫌疑,四大导演都有自己的独创性,又有对过去科幻遗产的借鉴沿袭,但《异形》大银幕的开创者只有一个,就是自库布里克以来最伟大的视觉风格家——雷德利·斯科特。

  当年拍《异形》中那场异形“破胸而出”的重头戏时,雷德利导演反复强调,这场戏决定了这部电影是成是败。

  而当时一开始就被否决的场景方案,雷德利导演又用在了《异形:契约》中,在一片黑暗中,一个落单的家伙,被凶恶的生化人大卫注视着,背后是烟气和光影,异形人对其猛烈攻击,也是残忍的画面。

  导演雷德利曾经说过:我从来不会让镜头停止不动。哪怕只是船员之间争论的场景,或者只是普通的舱内陈设,都要在构图和运镜上,保持一种微微的颤动感。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计划”来了!给微信公号投稿,高额稿费等你拿!

  4.将“商户单号”填入下方输入框,点击“恢复VIP特权”,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。

  4.将“商家订单号”填入下方输入框,点击“恢复VIP特权”,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。

芬兰赌场